現在適合投資股票資產嗎? 利率這麼高,還是投資債券或美元定存?

圖片來源: Pixabay


「TINA」,There is No Alternative,即“別無選擇”,是過去十年市場利率接近於零的時期,相比於股票資產,沒有其他資產更適合投資的狀況。

即使是長期債券,他的收益率並沒有高去哪,因此,如果有人想要合理的報酬,股票資產是“唯一的選擇”。
但自2022年美國FED連續強勁升息後,現在看來還有另一種選擇。

市場中稱為「CREAM」,或“Cash Rules Everything Around Me”,看起來足以取代 TINA。

三個月期的國庫券可被視為流動性和“無風險”資產的最佳代表,目前收益率約為 4.9%,而 10 年期國庫券收益率約為 3.5%。

這些國庫券的收益率令人垂涎三尺,更何況我們已經15 年沒有看到過這樣的情況了。

現在適合投資什麼資產? 債券和美元定存適合投資嗎?


資產的可投資性是相對比較的結果,什麼時間點適不適合投資這個資產,是可以遵循一些指標去評估。

例如股票資產,通常會看盈餘殖利率(Earnings yields),而不是股息殖利率(Dividends yields),讓我們看看收益收益率。

針對周期性影響進行修正的盈餘殖利率是股票長期實際報酬的良好預測指標。例如,如果一家公司將所有收益作為股息支付,那麼盈餘殖利率將等於股息殖利率。

盈餘殖利率基本上是本益比的倒數。估算收益的方法有很多種,但讓我們保持簡單。例如,如果一隻股票的交易價格為 100 元,未來 12 個月的預期每股盈餘(Estimated Earning Per Share)為 5 元,則其預期本益比為 20。盈餘殖利率為 5/100 = 5%。這意味著投資於股票的每一元都會“產生”0.05元。

盈餘殖利率可以顯示一間公司每股盈餘與股價的比值,意思是假定未來每年創造的盈餘與過去相同之下,根據現在股價買入的報酬率,可以用來判斷股價相對於公司獲利是便宜或昂貴的指標。

盈餘殖利率這是一種估值方法,一般會使用這個數據判斷哪些資產的定價過高或過低。盈餘殖利率高,股價被低估,買入股票預期未來報酬率可能較高; 反之,盈餘殖利率低:股價被高估,買入股票預期未來報酬率可能較低。

2019 年底,標準普爾 500 指數的預期本益比為 1​​8.5,即盈餘殖利率為 5.4%。當時 10 年期國債的收益率僅約 1.7%(低利率環境下,這已經相當不錯了)。這意味著大約 3.7% 的“股票風險溢酬(Equity Risk Premium, ERP)”——這是投資人持有股票資產所期待的超額報酬。

目前,標準普爾 500 指數的預期本益比為 1​​7.5,即盈餘殖利率為 5.7%,略高於2020疫情爆發前的殖利率。問題在於,2022年 FED加速升息的影響下,10 年期國債收益率約為 4%,隱含股票風險溢酬 ( ERP ) 已大幅縮小,如下圖所示。



回到這篇文章的主軸,當無風險收益率如此高時,我為什麼還要冒風險投資股票資產? 這是許多人的疑問,是不是放在美元定存或是美國國債會更好呢?

股票風險溢酬 ERP 並不是一個完美的預測工具


其實 ERP 並不是一個良好預期未來報酬的重要指標,更不用期待指標會告訴你何時要持有股票以及何時要轉向債券資產了。

過去歷史中,發生像今天如此低的股票風險溢酬是在2007 年 6 月,當時為 1.6%。

但在接下來的10年裡,債券的平均年化報酬率為 4.5%,而標準普爾 500 指數為 7.2% —— 儘管 2008-2009 年下跌超過了 50% 以上!

在接下來的 15 年裡,債券的平均年化報酬率為 3.3%,而標準普爾 500 指數為 8.5%——並且經歷 2008-2009 年和 2020 年兩次大幅重挫的走勢。


無論如何,這種簡單計算 ERP 的方法有其缺點。


股票是實物資產,通膨須納入考量


上述計算 ERP 的計算方法沒有考量通膨,但主要的問題是股票的價格會隨通貨膨脹而上漲的實物資產。

因為,企業盈利會隨著通貨膨脹而走高,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企業能夠將不斷上升的投入成本轉嫁給他的客戶,通膨導致成本上升,成本上升將轉嫁至客戶上,因此企業的營收和盈餘也可能跟著上升,股價也連帶推升。

國外研究機構 WisdomTree 認為股票是最佳的長期通膨對沖工具,因為它們表現出高於通膨的歷史風險溢酬,而且還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公司能夠將不斷上升的投入成本轉嫁給客戶。

市場的長期收益和股息增長超過通貨膨脹,證明了這種定價能力。即使在 1970 年代和 80 年代,當通貨膨脹率在 20 年內平均超過 6% 時,股息增長也與通貨膨脹率保持同步。



在較短的時期內,當美國FED實施緊縮貨幣政策以對抗通貨膨脹時,股價最終會像 2022 年那樣受到高利率的影響而崩跌。

但從長期來看,股票具有天生的通貨膨脹對沖特性,有助於抵消通貨膨脹壓力。因此,我們將它們視為實物資產。

當我們觀察不同的股票風險溢酬衡量標準時,這迫使我們需要分析實際利率和實際債券收益率,而不是名義收益率。

所以將股票盈餘殖利率與無風險、通膨掛鉤的債券(如美國的TIPS)進行比較,可以更合理的進行資產的可投資性評估。

當這樣做時,情況看起來會好一些。

這是因為以抗通膨債券衡量的實際無風險收益率自那時以來大幅攀升。10 年期實際收益率在 2019 年底接近於零,並在 2021 年 8 月低至-1.2%。FED激進的升息導致 2022 年出現大幅上行,目前 10 年期TIPs實際收益率約為1.6%。

下圖顯示了使用實際收益率估算的 ERP。


雖然它的值從高點下降到 4.2%,但仍然存在一個嚴重的股票風險溢酬。

這就是為什麼即是現在債券殖利率非常好,美元定存的利息非常高,但股票資產還是一個令人垂涎三尺的資產,經過去年的股價修正後,股票資產仍具優良的股票風險溢酬。

事實上,股票是對抗通膨最好的方法之一,因為隨著通膨的上升,公司的收益也會相應上升。此外,股票市場中的許多公司都是在通膨下運作良好的公司。如果通膨率超過債券收益率,那麼股票市場中的股票將會表現得更好。雖然高通膨可能會導致股市波動增加,但這也為股票投資者提供了一些機會。

儘管高通膨對市場帶來了不確定性和波動性,但股票投資仍然是一個較佳的選擇。


喜歡我的文章嗎? 歡迎可以訂閱我的部落格電子報 !


沒有美女,沒有帥哥
只有實用的投資概念與經驗分享
你的按讚、追蹤與分享是我的原動力: